|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一八】凝视

注目:一八鬼屋活动文;3k字短完。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一八鬼屋


——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

张启山又来找我喝酒。


(1)


我知道他在这个时候也找不到别人了。


我拎着卤好的鸭脖和鸡爪从大殿前面拥挤的人群当中穿过,张启山就在大殿后头小花园的凉亭里面等我。人群骚动,都等着子时一到去看看又在心头挂念了一年的人。大殿里的烛火闪闪烁烁,外人都以为阎王殿点的是长明灯,只待阳寿至灯尽油枯,其实不然。自从上头下令节能减排以来,长明灯的油耗和废气排放量超标,我们就改点蜡烛了。...


 

【一八】断章

注目:加粗部分为原著原句,少量有细微改动。2k字一发完。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一八游乐场、原汁原味项目


——


“佛爷你不生个二三十个,你这一身功夫将来传给谁啊?”说这话的时候,齐铁嘴的大腿堪堪从床上堆叠的被子里伸出来一截,声音慵懒。张启山正光着脚踩在地毯上满世界找水喝,他听到齐铁嘴的声音,便回过身来,伸手抓住齐铁嘴细白的脚腕子,“你给我生啊。”这句话本是一句情趣,可说在此情此景下却让人咂摸出了徒增烦恼的意味。齐铁嘴一拍被褥,拳头砸在棉花上发出一声闷响。


张启山在转身之前刚摸到了个杯子,手心里都是上好彩瓷的清凉细腻,是齐铁嘴之前送他的那73...

 

【一八】一步之遥

注目:

副官单箭头八爷预警,有电影《一步之遥》原剧剧情。

挺丧的,一发完,4k。


——


会心斋在月初的时候关门谢客。能包下此种规格会所的老板定然不是普通角色,但没人知道那是谁。会心斋的老板本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会所的固定客户都乘坐拉上了帘子的黑色老爷车出入,会所中心空地上的泰山石张牙舞爪,堪堪从院墙上露出个尖儿来瞭望,更给这所宅子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1)


张启山和齐铁嘴相对而坐,中间横亘着几百个碗几千个碟子,他抄起酒壶给自己小酒盅里倒白酒,这与精致的菜肴和排场比起来显得格格不入。齐铁嘴在一旁看着,坐得乖巧。一咧嘴,他的小虎牙就俏皮地亮出来,...

 

【一八】我的一个道士男友

注目:《我的一个道士朋友》后续小甜饼;老年组;短完。


——


我,张启山,戎马一生,当年骑摩托风驰电掣,被小鬼子的坦克车甩来甩去的时候还能用壳子炮正中敌人眉心,可万万没想到,不知是疏于锻炼还是上年纪的原因,老了老了,晚节不保——我竟然晕机,在万米高空上难受得痛不欲生。


(1)


所以当我过了海关走出到达口的时候,脚都是软的,一半儿是虚,一半儿是紧张。

我脑海中飞快地掠过了无数个齐铁嘴年轻时的形象,裹在绛色长衫里戴玳瑁眼镜的,穿着黑色条纹西装戴金丝眼镜的,还有披那件我从东北帮他定的皮毛大氅的。彼时那件皮草下面,还有他葱白一样的手,和无名指...

 

【一八】我的一个道士朋友

想不到吧.jpg
领走我哒~

一八你写我猜:

cp:一八

  

【各位观众们请注意,至此篇为止,一八猜文已经全部放出。大家可以专心猜文了。猜文时间截止至6月7日中午12点,此时间段后的猜文留言一律无效。周五晚间将会公布猜文答案和猜文结果统计,敬请期待。】

  

 ——————————————

  

我刚来长沙那阵子,没有朋友。

  


1

  ...


 

【一八】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

注目:

现代AU;小甜饼5k字一发完;

灵感来自陈绮贞《我喜欢上你时的心理活动》;

文中的“我”指二月红,一个好助攻。


——


(1)


这天早上,张启山趁我半梦半醒的时候出门了。

我迷迷糊糊地听见他拖拉杆箱的声音,蹑手蹑脚关门的声音,还有楼下越野车启动的声音。丫头在我怀里翻了个身,于是我把她搂得更紧。


我还记得前两天张启山来找我的时候,脸黑得可怕。他辞掉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打包了一后备箱的行李,从上海出发一路自驾向西去大理,美其名曰发现自己。途径长沙的时候,想起还有我这么位旧友,于是提前一天打了电话。我买好口味虾,又拜托丫头拌了面,万事俱备...

 

【一八】五百光年

注目:科幻au,6k字,一发完,脑洞来自电影《星际过客》/《太空旅客》


——


在一次中型星云撞击的几天后,张启山终于按揉着酸痛的手臂肌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作为这座航舰唯一的“守护者”,他不仅需要每日检查航舰的飞行情况与船舱内的各类设施、写下航行日记,还需要对航舰任何损坏的部分进行修护。这次的撞击导致了舱体的剧烈晃动,大厅里的水晶吊灯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外部墙体也有不同程度的剐蹭。他花了两天悬在舱外补好了破损的墙体,又爬在梯子上敲敲打打装好了十几盏新吊灯。

工具相互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地回响在大厅里,而现在,一切终于都安静下来了。


九门号航舰搭载着三百名机组人员、...

 

【等茗】今天老头子又偷吃了吗?[《合欢》番外]

 前文:《合欢》正文


——


吃荔枝上了大火流了鼻血,应昊茗在虚惊一场之后唠叨了陈伟霆一晚上。

自此之后,应昊茗发现这人老了老了真是自制力变差,于是开始严格控制陈伟霆的饮食。荔枝自然是不给吃了,连带着还有桂圆花生巧克力猪肉脯,全都收进了家里带锁的小柜儿,定时定量发放,两天就给吃一小把。


陈伟霆年轻的时候就有“饱饱”的外号,爱吃是出了名的。

应昊茗这一控制,简直是让他挠心挠肝地想吃零食,却只能找到应昊茗留给他的切块火龙果西瓜和煮好的凉茶。

副食也就罢了,餐桌上也只有苦瓜炒蛋、小葱拌豆腐和山药莲子汤,吃多了嘴里寡淡的很。连从前一周一次的早茶也已经两周都没...

 

【等茗】合欢

注目:rps,半正剧向,7k,一发完,老年组等茗


——


应昊茗已经有点老了,当年的半个小鲜肉现在彻彻底底地是个老干部了。

到了乐知天命的年纪,他十几年前就不再演戏了,找了家影视学院挂着名当了个讲师,可惜不爱发论文又不搞课题,难再晋升。

不过应昊茗也乐得清闲。上课扯淡喝茶,整天屁股后面跟着一帮姑娘小伙子“应老师应老师”地叫着,本就心向风雅的他听着别提多美了。

姑娘小伙子有时候也问,应老师啊,怎么不见陈老师这两天接你回家啊?

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就能在嘴角卷出一抹酒窝笑来,春风里的少年似的腼腆,他啊,他出差了。

陈伟霆当了音乐出品人,搞了个工作室带新人出唱片,有时候带...

 

【等茗】【凌邕】夜奔

注目:等茗衍生,拉郎,ooc、私设有,战神元凌x周王宇文邕,1.8w字


——


(1)楔子


夜色深沉,月华如洗,宫殿外远山逶迤,宫殿内烟雾空留余寂。

一长串的咳嗽声从殿内寝宫的帐子中传来,帐幔都被那剧烈的咳嗽震得摇摇欲坠。帐子里躺的是面无血色的当朝皇帝宇文邕。在挞伐突厥的关键时刻,周王宇文邕却一病不起,愈演愈烈,眼看着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儿了。

殿外长街上长靴踏着青石板的声音乍然而起。有节奏的脚步声也踏在宫殿里,每个未眠人的心上。

见到来者此人,守门小厮的瞌睡醒了大半,手忙脚乱地跑进寝宫,扑通一声跪在了帐子外的地上,脱口而出的声音似悲也似喜,“陛下,元凌大将军求...

 

【等茗】春光

注目:rps,正剧向,7k+字,一发完


——


“那天的天气跟今天一样,响晴。”他摘掉墨镜,拉开我对面的椅子坐下,黑色的鸭舌帽下,是一双深邃而澄澈的眼睛。

我冲他颔首示意,然后转头望向窗外。

草长莺飞的北京四月天,裹挟着干燥的阳光和尘土气息的朔风呼啦啦地刮着。我在后海某个小酒吧靠窗的位置,替他叫了一瓶啤酒。

然后作为那瓶酒的报酬,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为了转述方便,请允许我以第三人称叙述。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下午,北京乍暖还寒的风刮过英皇情人坡的草甸子,刚萌出的嫩芽在风里舞出一层层的浪。应俊裹了裹牛仔夹克,拔了身边的一根草,在手里无意识地揪着揪着。

“喂,阿...

 

【一八】见鬼


火车上写的,多有疏漏,欢迎捉虫。一发完。

信我,甜的。

——

文夕大火,齐铁嘴没逃出去,遇难了。
张府三月吃素斋,焚缟素,不闻锣鼓乐声。
谁都再没见张大佛爷笑过。

三月之期的最后一天半夜,张大佛爷揉揉看公文看到重影的双眼,恍惚间抬头就看到了歪在卧室沙发上,脚翘到茶几上打瞌睡的齐铁嘴。
张启山心下一惊,却也怜爱地紧,管他是人是鬼,大半夜就穿一长衫,也不怕着凉。想着要取毛毯给人盖上,再转眼沙发上哪儿还有什么人。摇了摇头,苦笑自己思念成疾,还出了幻觉。

第二天半夜张大佛爷照例看公文,钟敲了十二下就听见咔嚓咔嚓的耗子声,寻着声音一瞧才发现哪是什么耗子,是齐铁嘴在啃苹果,边啃还边说,佛爷,您真是够辛苦的,这大半夜的还办...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