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宽修】于无声处

注目:《结爱》赵宽永x修鹇;全国卷高考题;3k字短完。


——


给2035年的赵宽永:

 

你今天突然问我,2035年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我知道你是看了今年高考的全国卷作文题,可我们是狐狸啊赵老师,我们的变化是如此缓慢,即使再过一百年,我估计我们还是现在这个鸟样,哦不狐样。但我还是决定告诉你我的答案,但在这之前,我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儿,远比畅想未来在我脑海中深刻的多。

 

在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夏天,我们脱离母体,被带到种狐院里来,对于那会儿的记忆我已经有点模糊了,我只记得饿,铺天盖地的饥饿。后来就没那么饿了,好像经常能吃饱。因为你有点挑食,会把吃不完的肉都分给我,理所当然地,拿走我并不爱吃的蔬菜。我们一贯如此默契地相配,小时候的日子因为有你陪着,我不觉得有多辛苦。那时候我身体不好,每每上工总要风寒咳嗽,你替我挨了不少打,我都记在心里,只是不怎么提起。

我有件事儿没告诉你,也是夏天。你有回被打得特别狠,肩膀上都见了血。你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昏迷。一如往常,种狐院的人还是丢下药转身就走,我还是给你上药。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悄悄舔了你的伤口。我想让你快点儿好起来。于是,我尝到了你血液的味道,我不知道我们的血液是不是有着相同的味道,我只是一直记得那时候你每分钟三次的心跳,就透过我的前胸你的后背,清晰地传达给我。

这个夏天之后,我们追随贺兰大人,从北方去到南方。刚来的时候,我不适应气候,身上长满了疹子,你也曾舔舐为我治疗,那会我就在想,你舔我的时候会想什么呢?会像我当初一样,心跳变成每分钟五次,简直要跳出喉咙吗。

 

就这样过了三五百年,我们已经长大了一些。后来也是一个夏天吧,我们作为贺兰大人的随从,在一个县里代理县令的工作。那一世的慧颜是尚书大人的女儿,贺兰大人总要做出点成就来,我们作为他的随从丝毫不敢松懈。我记得那阵子你总是在看书,屋里一打开门就是尘封的笔墨气息,而我看着你看书,蝉鸣声声,我就在一边偷懒。

在你翻动书页声响和蝉鸣的交相辉映里,我总是在想,书怎么那么好看,你又怎么什么都懂。不光是我在惊叹,连慧颜的妹妹——尚书大人的另外一个女儿都看上了你的才华,当然还有你的外表。这大概就是人类诗句上说的书中自有颜如玉,意思也就是说,多读了书好看的姑娘就会爱上你。那姑娘确实好看,无论是窈窕淑女君好逑还是回眸一笑百媚生都难以概括她,幸好你无动于衷,也算没白让贺兰大人捏一把汗。毕竟爱上一个人类是如此辛苦,贺兰大人不忍心让你受苦,当然,我也看不得你伤心难受。

说到这儿,我要向你承认错误,我又有件事儿没告诉你,但我估计你已经忘了。有一回那姑娘约你第二天在城西的河边见面,这信儿是让我捎的,可我悄悄把纸条丢掉,随口跟你传话说是后天,你也就信了。打那儿之后,姑娘就再没来找过你,不久之后,我们听说她嫁了人,去了很远的地方,边疆什么的,再后来这一世的慧颜去世,我们便又以新的身份生活去了。

我不知道你得知那姑娘嫁人的时候难过不难过,只是那阵子晚上睡觉,你总要拉着我的手才肯睡得踏实,不然就要睁眼到天明,第二天看书哈欠连天。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把那张纸条如实交给你,世事会不会发生改变。可我要明确地告诉你,无论于公于私,再给我选择一次,一百次,一万次,我都不会给你。

 

说到睡觉,两百年前的某个夏天,你突然开始不再跟我同床睡,并且在夜晚时常摆出一副将我拒之万里的样子。后来我在你枕边发现了一些市井小说,手抄本字体清秀,内容有的读起来令人热血沸腾,但有的内容,恕我直言,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那种感觉直到又过了一些年,我在电视上看到赵忠祥老师主持的动物世界,里面有群北极银狐在冰天雪地里繁衍生息时,才再次体会到。

我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赵宽永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啥时候也看起那玩意来了。又或者说,你根本就是为了背着我阅读这种低级趣味,才不跟我在一张床上睡的。毕竟在我偷看你小说的当晚,就做了奇怪的梦,梦见你俯在我身上亲我,还做一些在种狐院才会做的事情,我又羞又怕,毕竟种狐院是我记忆深处的噩梦,惊醒的时候发现你就抱着我的脑袋给我擦汗。夏夜衣衫轻薄,我把你胸前的布料都快浸湿,我羞死了,一把把你推开,结果你毫无准备,被我推了个屁股蹲。

这事儿你估计早就忘了,只当是我一场半夜的癔症,可我一直记着。那样的梦我后来又做过几次,都是我跟你,连姿势都没什么变化。你也会做这样的梦吗,你是因为这样的梦才疏远我吗?如果是的话,那你也未免太不相信我,毕竟我也会把你揽在怀里,不管你如何害羞和恐惧,我都愿意安抚你。

 

近一百年来,我们的生活并不安定。这不仅是指狐族,还指整个人类。战争一旦打起来就没完没了,我们亦在人类面孔的伪装下投奔了某些派系。那年夏天的惨烈一直停在我记忆力挥之不去,遍地腥云,满街狼犬。贺兰大人和我们在南方的山里驻扎,在某派系的大本营里长期潜伏,为我们所效力的派系积蓄力量,准备伺机而动。

那些日子爆炸声弥漫,而我刻意在我的脑海中抹去了那段记忆。现在想来,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比如我们一起疏散百姓躲进防空洞里,在密不透风又闷热的环境中,是你把我拽到洞口,呼吸所剩无几的空气。也是你,在炮弹身边炸响的时候,将我压在身下,让我得以毫发无伤。时至今日,你耳后都有一块弹片擦出来的疤。之后,我有时逗你,说落了疤就不好看了,宽永,别往心里去,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好看的小狐狸。

 

今年的这个夏天,对我们来说都有点不同。我们两人亲密无间的生活里,突然闯入了一个女孩,笑起来就像夏夜的风。或者说这个女孩早就存在于世间了,在那年的小花园里我们就曾经和她相遇。而我当年一时嘴硬,好吧,我承认,她当时并不是冲着我笑的,而是冲你。

和她在一起时候,我们仨都很开心,可这种友谊什么时候突然变了味道,我们谁也说不清。人类似乎要在短暂的生命中找到终其一生的伴侣,我本以为小菊也是如此,但是我错了,她选择和我们保持纯洁的友谊。其实我不是非要你也去测个罗盘算个命,跟我较这个劲,我只是想看你着急丧气的样子。毕竟你不紧不慢地活了九百多岁,没见你跟谁生过气、着过急,也没见什么问题难倒过你。现在好了,你遇到了,小菊问你选她还是选我的时候,你犹豫了。赵宽永,人类的生命是如此短暂,我只想陪在小菊身边,陪她走完这些不长的路,当然,要和你一起。

 

而你才是我将在漫长的生命中与之相守的人。

赵宽永,我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得窍,又或者说从你把肉夹给我又把菜挑走的时候,为我舔舐皮肤的时候,没对尚书家女儿动心却对我动了心思的时候,把我揽在怀里为我擦汗的时候,在乱世烽火中保护我的时候,我就先你一步,爱上了你。这些爱恋,早就成长为我身体的部分,融为我修鹇的一撇一捺,于无声处生根发芽,等我发现它们时已经枝繁叶茂,上面我所提到的所有心思、所有往事,都是证据。

自我出生,我身边便总有一人。在这个星球上,有人管那叫上帝的安排,有人叫生命的轮回,而我知道,只要那人是你,其他都无所谓。某年夏天我爱上了一只狐狸,然后就爱上了所有夏天。这种喜爱不管是2035年还是一千年以后都不会改变,赵宽永,这就是我的答案。


修鹇

2018.6.7

 

fin


——


本来今年的高考作文题都太像申论,不打算动笔,

后来突然想着想着宽修,想着最开始准备写的宽修架构,决定写这样一篇。

宽修在剧中就有很多糖啊,很甜,想和你们一起嗑。


文中“遍地腥云,满街狼犬”来自林觉民的《与妻书》,

我在后面隐晦提到的事件是重庆大轰炸。

原谅我对于更古早的事件考证无力,只能编造尚书女儿和明清小说了。


于无声处的深情,如是我闻。

如果能让你喜欢就太好了,谢谢你的阅读。


评论(19)
热度(90)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