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等茗/追冬】跟着系统来穿越(第四章)

注目:联文,等茗衍生追冬,短完

直通车:

楔子(by 踏歌而行

第一章(瀚鹏-无特加)(by 啦啦我叫啦啦

第二章(越端-机甲)(by 踏歌而行

第三章(凌邕-超能力)(by 茗茗如月何时可搓

第四章(追冬-兽化)(by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终于穿越回来的陈伟霆和应昊茗惊魂甫定,唇瓣相接的甜蜜伴着几个月来为对方担心的苦涩,让他们一时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陈伟霆打开了话头,“那个,阿茗,别瞎想了,我们赶快闯关吧。等出去了……再说。”

应昊茗点点头,“没事儿,威廉哥,管他上天入地,有你就行。”他好看的酒窝似是陈伟霆浑身力气的源泉。

 

游戏的转盘再次伴着机械的声音转动起来,等到那些令人头晕目眩的金属光终于消散,应昊茗和陈伟霆看到了“第四关”三个大字,旁边还有三句话和一个词。“兽化狗猫,”应昊茗张着大嘴念出了声,“咱俩谁是狗谁是猫啊?”

转念一想,又咧嘴坏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嘿嘿,陈伟霆小狗子~”

陈伟霆一脸“我老婆说啥都对”的无奈笑,凑过去看屏幕上的任务,前面三关已经让这俩人对于游戏的设置了然于心,“第一个任务,当着六扇门同事的面谈笑风生;第二个任务,在闹市的香包店买一个最香的香包;第三个任务,完成一次兽化时的爱爱……”陈伟霆还没想明白那些字背后隐藏的含义,就跟应昊茗一起被吸入了银色的时光漩涡。

 

等到俩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坐在茶摊边上他们发现对方又回到了长发飘飘的样子。

“言亦冬——哈哈哈哈哈!”陈伟霆拍着桌子笑到凌乱。他看过六扇门,看完之后有一百个言亦冬在自己的脑海里吱哇乱叫,活蹦乱跳。结果对面应昊茗的嘴也咧到了后槽牙,他指着陈伟霆,“哈哈哈哈哈追命!”说起来这部剧他也演过,可惜跟陈伟霆没有对手戏。电光火石里,应昊茗的笑敛住了一些,他有点儿后悔这么迟才认识陈伟霆,更后悔直到前一阵子他们才互通心意。

陈伟霆只花了一秒钟就看出了应昊茗心情的变化,他在茶桌下面伸出手握住应昊茗,轻轻挠他的掌心,“别担心,有我呢。什么关咱都能闯过去。”

 

应昊茗眼睛转了转,也对,自己有什么心事儿能瞒得过威廉哥呢。他没说话,也没再怕,于是笑着喝了口茶,“威廉……哦不,追命,咱后面有啥任务啊?”

这下轮到陈伟霆脸色突变了,他刚刚已经完全明白了第三个任务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毕竟俩人刚刚发展到亲亲那步,这话他也说不出口。“哦,任务啊。就是在锦衣卫的同事面前聊天和,和买最香的香包……”他挠挠脑袋,挠到了自己脑后的发髻。

“诶?!这次只有两个任务吗?”不知道是不是进入了言亦冬身体的原因,应昊茗也变得愈发咋咋呼呼起来。“是啊,就,就这俩。”陈伟霆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然后身后喊茶摊老板结账。

老板转过身来一副笑眯眯嫌弃的样子,“哟哟哟不吵啦?刚刚还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老夫的茶就这么好喝?现在俩人都好到手挽手啦?”听到这话应昊茗赶紧从陈伟霆的手里挣脱出来,恍惚想起那个时候六扇门和锦衣卫可是死对头,“才……才没有呢,我们,我们势不两立,势同水火!”

 

说话间,一个走路带风的男人从路边过来拉住了应昊茗。陈伟霆定睛一看就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林峰!你怎么也穿越啦?”英姿飒爽的男人皱起眉头盯着陈伟霆看,“你是谁啊?”然后他冲着应昊茗撇了撇嘴,“你竟然跟锦衣卫的人混在一起,啧啧啧。”

应昊茗一脸赔笑,“力行啊,这是追命,虽说是锦衣卫,但是人心眼儿好得很,又活泼,所以也算是我的朋友。”说完了又去拿肩膀撞申力行的肩膀,“我言亦冬的朋友,不就是你申力行的朋友嘛!”

然后他转过头对着陈伟霆挤眉弄眼,“这是申力行,六扇门申统带的儿子,查案可厉害了。追命,你倒是说句话啊。”“啊,啊对,我是追命,是无情、冷血他们的朋友,也是言亦冬的朋友。”陈伟霆反应过来了,对面的人哪是自己的好兄弟林峰,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明朝捕快。

听到无情、冷血的名字,申力行哼了一声,“就那些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锦衣卫?”陈伟霆虽然不是真的追命,但是当年演戏的时候和那些演员相处的也很愉快,现在他听到申力行骂锦衣卫,总觉得是在骂自己的那些好朋友。他心里有点儿不痛快,好在应昊茗及时岔开了话头。

“那个,力行,你找我来干嘛啊?”

“西街河边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高度腐烂了,仵作那边儿都有点犯难。我想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啊?”高度腐烂,好家伙,这让应昊茗想到了那年被榴莲和臭豆腐支配的恐惧。正要拒绝,忽然想到了要买香包的任务,于是他满口答应,“好啊好啊,但是我得买个香包,我受不了那味儿!”说着一把扯过陈伟霆的袖子,“走,追命,咱俩买去。力行你先走吧,一会儿我过去找你。”

申力行站在春水暖春衫薄的通州街头,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个假言亦冬吧?

 

香包店里,陈伟霆和应昊茗捏着鼻子挑三拣四。刚刚他俩走的时候,任务一完成的提示音已经响起来了。应昊茗忽然觉得这次的任务好轻松,也没变猫变狗的,看来这机器也有失灵的时候。他抬头看着柳树发新芽,觉得春光甚好,说不定还能跟陈伟霆一起耍耍这通州府,一想到这儿,他就满心的欢喜。

任务上说是最香的香包,于是他俩只好端着一副“好那口儿”的样子叉腰让老板娘端最香的香包出来。和电视里不一样的是,这次的老板娘没有横眉立目地说风凉话,说什么就算是龙阳之好也要收敛点儿,而是和店里的丫鬟咬着手帕笑成了一团。应昊茗边挑边支起耳朵听,什么谁在上面,什么乾元坤泽,简直不堪入耳。应昊茗摇了摇头,古人诚不欺我也,明清时期小说开始流行,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话本子呀!

老板娘为了多看他俩秀会儿恩爱,偏偏拿得慢吞吞,还紧掐着最香的香包不肯卖,说是非要看他俩亲一口才行。陈伟霆心一横,刚才在第三关都亲了好几百遍了,差这一回?于是扳过应昊茗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老板娘鼻血溅了三尺高,终于将最香的香包双手奉上。

 

应昊茗在接吻的一刹那想到任务即将结束,于是也根本没顾忌什么,伸出舌头忘情地与陈伟霆交换空气。可当一吻终了,彼此都喘着粗气红着脸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还在香包店里,身边是托着迷妹脸的老板娘和表情复杂的陈伟霆。

“亦冬,我们先走。”陈伟霆搂住应昊茗的肩膀,大踏步地走出了香包店。任务二圆满完成的提示音响起,可他俩身边还是古朴的街道,摊贩们吆喝的声音不绝于耳。陈伟霆揉揉肚子,“亦冬,我有点饿了,不如咱们先找个店住下吃点东西吧?”

 

店小二拎着毛巾敞着胳膊迎接陈伟霆和应昊茗。“客官,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吃面!”俩人异口同声地说。

面端上来,陈伟霆却没心思吃了。他骗了应昊茗,还处处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汪的一声变成一只小狗。要是金毛萨摩耶还好,要是哈士奇就……呸呸呸,现在是挑品种的时候吗?还是赶快想想怎么把第三个任务混过去吧!

应昊茗端起碗喝汤,喝完又抹抹嘴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陈伟霆。“威廉哥,你有心事啊?”他声音轻轻浅浅,“别不开心啊,说不定咱俩睡一觉就穿越回去了呢。”他指指外面,“你看这天儿多好,听说今天有庙会,咱今儿也逛逛这大明朝的庙会。”

陈伟霆扯起嘴角笑笑,这个笑极为牵强,惹得应昊茗伸手去探他的脑门。“威廉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咱们午休一会儿再出门吧。”

 

小二踩着鼓点儿一样轻快的步子将他俩送到了房间门口。

明朝民风开化,对于龙阳断袖这种事儿大家都看得开,小二给他俩引的是最好的雕花大床间,床是又大又结实,又结实又大。小二收了陈伟霆打赏的碎银子,又悄悄给陈伟霆兜里塞了个小瓷瓶,“拿上这个,本店独一份儿,包君满意!”

 

刚关上门,陈伟霆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急剧地缩小,瓷瓶从兜里掉出来咕噜噜地滚到了墙角。等世界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陈伟霆就看见了窝在床脚边的一只狸花猫,而且这只狸花猫竟然开口说话了。

“卧槽,威廉哥你快看你变了只土狗!”

 

……

什么金毛萨摩耶别想啦,自己还没哈士奇好看呢。陈伟霆有点难过,然后他伸出舌头思考了一下人生……等等,自己怎么学了一身狗毛病。“阿茗你还不是变了只狸花?什么英短什么布偶波斯都别想啦!”

对面的狸花喵了一声,伸出爪子舔着,“诶威廉哥我怎么控制不了我自己的身体呢,这爪子好他妈脏啊快停下来!”

 

一时间一只中华田园一只狸花彼此对视,气氛尴尬而沉默。

然后狸花起身吧嗒吧嗒地踩床,踩完床又去踩土狗。陈伟霆嗷嗷直叫,呲出尖尖的牙,“你你你别踩我了啊,我牙都痒痒了,我要咬你了啊?”身上狸花笑得发抖,“正好我的爪子也饥渴难耐。”

于是土狗不再忍耐,抬起狗爪把狸花掀翻在地。狸花体型小点儿,被土狗压了个严严实实。“阿茗你是不是发烧了?”感受到了身下人的热度,陈伟霆用鼻尖蹭了蹭应昊茗的鼻尖。健康的猫狗鼻子湿润,俩人蹭到一起都在心里暗暗嫌弃对方恶心,又舍不得离开。

“没有,猫的体温本来就比狗高点儿。”应昊茗的尾巴从身体下面挤出来,甩了又甩。变猫之后他的脾气也在急剧地变化,慵懒又傲娇。陈伟霆盯着应昊茗玻璃球一样的大眼睛,伸出热乎乎的舌头呼哧呼哧地舔他的脸。应昊茗在他身下奋力挣扎,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一边骂娘一边挥爪子。“陈伟霆你是狗吗!别舔了别舔了!口水多恶心啊。”

陈伟霆动作没停,“我可不就是狗。”

 

应昊茗趁他舔得享受的时候,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一下子窜到了柜子顶。卧在柜子顶上坏笑着看陈伟霆在屋里上蹿下跳,“上来啊威廉哥,大爷上来玩啊?”

然后他又嗖地从柜顶跳下来,窝进了被子里,“不玩喽,睡觉喽。”也不管站在床边的陈伟霆,径自陷入了睡眠。陈伟霆摇着尾巴觉得他任性又傲娇的样子可爱极了,他暗自庆幸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是个人,没长尾巴。不然,每次看见应昊茗都要摇起来,那该多不好意思啊。

 

这一觉他俩睡得久,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楼下食肆里的饭菜香味飘了一屋子,陈伟霆抖抖耳朵,连食客们咀嚼的声音都听了个真切。他跳上床拱应昊茗,“好饿的,去吃饭嘛,去吃饭嘛。”应昊茗睡得热热乎乎,感觉陈伟霆鼻子和舌头凉的惊人,便往旁边躲了躲,给陈伟霆在被窝里留了个位置。

“进来,春捂秋冻,你别着凉了。”说完又转过头去不看陈伟霆。

陈伟霆的尾巴又摇起来,他舔着应昊茗支支楞楞的小耳朵,“暖的。”

应昊茗嗯了一声,回头看见了他摇得花枝乱颤的尾巴。“你是不是遇见喜欢的人就摇成这样啊?”陈伟霆心里一暖,憋了一整天的话溜到嘴边再也忍不住,“那个……阿茗,其实……我们还有个任务……”

应昊茗扭了扭脖子,换了个更舒服地姿势窝进陈伟霆柔软的肚腩。“我就知道,说吧,要干嘛?”

 

……


“真想换成真身再来一回。”

 

遂心如愿,俩人正交叠地趴着喘息,再张开眼的时候,就变成了两个赤裸地大小伙子。

身边也再不是描金绣凤的雕花大床,而是游戏室铺天盖地的绿幕。

陈伟霆和应昊茗没说话,打湿的额发和皮肤依旧紧紧地贴在一起,他们沉默着听彼此的心跳声。


TBC


接龙文群宣,等君品茗:572468449

嗯,等茗不拆不逆,欢迎新朋友的加入^^

下一位接棒天使 @李沉潜 ,么么哒。

——

最近开始上班,忙成狗。

白天写完近万字的法律意见书,晚上还要回来写文开车。

不过这两样我都喜欢,嘿嘿。

写得仓促,欢迎捉虫批评指正,感恩你的阅读。

希望不要给联文抹黑才好,表白诸位太太,爱你们。




评论(16)
热度(56)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