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孙唐】东游记

注目:西游记孙悟空x唐僧cp,西游记倒着写梗,短完

 

——


且说孙悟空本是西天极乐的斗战胜佛,而那唐僧本是旃檀功德佛,俩人共处极乐讲经打坐,好不快活。只因有一日孙悟空于凌云渡看到唐僧的肉身随波而下,忽觉得这仙界索然无趣,不如与唐僧化做师徒二人共耍人间一番。便才有了后面的故事,姑且算是一段尘缘吧。

 

两尊大佛说着就拂袖要走,如来佛祖自是不肯,一路安排艰难险阻无数,就盼着他俩撑不下去了打道回府。如来抚着自己宽厚的手掌,觉得自己有千万的胜算。且不说悟空与唐僧已是心意相通,暗生牵挂;就看这世间的痴男怨女,情关难过,怕只怕那两人早就在小世界中迷失了自我,忘了大境界了罢。

 

所以当孙悟空看到女儿国国王千回百转的眸子的时候,他气得手抖,差点握不住金箍棒。唐僧又好气又好笑,他借着训徒的名义酸悟空,“你这泼猴,休对国王无礼。”孙悟空白眼都快翻上天去,“这女儿家好不知廉耻,竟腆着脸问女儿美不美,师父,你倒是说美也不美?”唐僧嘴角眼际的一抹笑低头便也掩盖不住,“不美不美,你是美猴王,你最美了。”

说罢吹熄蜡烛,长夜漫漫,这猴子身上暖。他捉着唐僧寒夜里冰凉的手放在热乎乎的胸口上,“师父,他们在我的火眼金睛里全都一个样儿。”唐僧知道他惯开玩笑,也不理,假装睡着。半晌,又有清泠泠的声音,“只有你,在我这儿呐。”

 

路程走到一多半儿的时候,舟车劳顿,俩人也有吵架的时候。从前一吵架,唐僧唠叨两句,孙悟空在心里给自己解会儿心宽,也就忍下了。后来天干物燥,等遇到白骨精那出的时候,彼此的脾气都见长。气急了的时候,唐僧就念紧箍咒,疼得孙悟空满地打滚。

唐僧一颗心生生给孙悟空嚎得拧着疼,赶紧住了嘴不说,又把猴子揽在怀里,手上有轻有重地给他揉。“还闹不闹了?还闹不闹了?”

孙悟空贪恋着他怀里的温度不肯起来,“没好没好,还疼着呢。”

转念又说,“咱们都是佛祖,你就看不出来那是妖怪?”

唐僧转过头去不敢看孙悟空的眼睛,“谁说看不出来了,还不是你昨晚睡觉前没跟我说晚安,半夜还抢了我被子。”

 

春花秋实,他俩又从冬天走到了春天,总共走了快二十年。

可这人间二十年,于佛祖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俩人的眼角依旧没有皱纹,笑容依旧炙热。

 

途径花果山的时候,俩人又吵了架。一路上拌的嘴不少,唐僧内敛,有什么都藏着掖着不说。一说就来了个大的。他问孙悟空,“你到底喜欢我吗?”

孙悟空挠着后脑勺上的毛,要是让他这会儿去打一百个妖怪,都比回答这个问题简单。他自一落生就与唐僧相伴,混混沌沌觉得就得跟他厮守终身,猛然问起来,他竟答不上来。不是不喜欢唐僧俊朗的外表,也不是不喜欢唐僧的长身玉面,更不是不喜欢唐僧抱着他悄悄说的体己话。但这些,似乎都不足以构成他喜欢唐僧的理由。他只觉得自己生来就应该喜欢唐僧。

唐僧看他沉默,便有意让他留在花果山。“悟空你看,这花果山有吃有喝,还能旅游观光,你手下千万小弟,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呀。”

猴子急红了眼,指着头上的箍,“只要这玩意儿还在,你就休想赶我走。”以往俩人闹得狠了,唐僧也赶他走过。三打白骨精那回,孙悟空磕了三个,双眼含泪一步一回头。这回他不想这样了,他也有点儿累了。

唐僧还是笑眯眯的,“你这箍儿本就摘戴随意,不信你试试。”孙悟空往头上一摸,稍稍用力,金箍应声而落。他气急败坏,还想往头上戴,唐僧眼疾手快,把金箍收在手里,往孙悟空心口一推。孙悟空觉得心在一瞬间被填满,又被抽空了。

“记在这儿。”说完唐僧就转身走了,衣袂飘飘,孙悟空没追上去。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把一些事儿想明白再说。

 

后来孙悟空蹲在五行山下想了五百年,觉得自己想通了。在世活着,不就图个快活?想那唐僧作甚。

于是他跟花果山的猴子玩儿了几天,又觉得无趣,便腾云驾雾去了天庭。跟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上吃了些酒啃了俩桃,发起酒疯来。指着太上老君的白脑门,又指指自己胸口,“他当年倒是走得利落,留了个东西在我这儿。”太上老君知道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便也任他去了。

“这么些年了,到今天我发现我还是想他。”孙悟空又灌了口酒,“他最喜欢吃桃,以往都是我挑好了切成块给他吃。也不知道今年的新鲜蟠桃,他吃没吃到最红最大的那个。”他张开手心对着太上老君,“都说你有仙丹,我要吃。”

太上老君摆摆手,“仙丹是保长生不老的,你本就是佛,还求什么长生不老?”

“你这老头,少蒙我,”孙悟空打了个酒嗝,“谁不知道吃了你的仙丹就能斩断七情六欲啊?”

 

再往后,唐僧那边儿也走到了东土大唐。唐太宗拉着唐僧要跟他结拜兄弟。

唐僧表面上应下,实则是逢场作戏,十几年后唐太宗过世前夕,他召了唐僧来见。

“朕曾赐你三藏之名,你可知何意?”“西天有经三藏。”唐僧答得漫不经心。

唐太宗拍着床板哈哈大笑,“藏是个多音字。”

“其实是因为你心里一直藏着一段尘缘,一段往事,还有一个故人啊。”

 

最后,唐僧觉得这段东行索然无趣,不如再去做佛。但是由于他私闯凡间,有错在身,回去旃檀功德佛是做不成了。于是,他做了如来的门徒金蝉子。

他日日面东海打坐,旁人都以为他揣摩经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思念一个故人。

他常常后悔,自己如果没有问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是不是就能一直糊涂下去。但他又有时清醒,他知道孙悟空爱极了自由,谁也束缚不了他。

 

又过了些年,他听说东海傲来国那边多了块儿石头。唐僧认识那个地方,那年他就是在那儿,把金箍藏在了孙悟空心里,也把孙悟空藏在了自己心里。

说那块儿石头是猴形金子芯儿,谁也不肯直接告诉唐僧。但是唐僧知道。

 

他还是日日面东海打坐,有时候也想,不知道那傻猴子最后想通了没有,想完了之后又笑自己傻,他肯定想通了呀,还有什么比相看两不厌更美好的事儿呢。

于是,一坐,便是万年。


fin


——


解析:

最后孙悟空到底有没有断绝七情六欲呢?谁也不知道。

孙悟空喜欢自由,而唐僧喜欢陪伴。

而他选择把自己固定在一个地方,他决定放他自由。

最终他们远隔重洋默然相守,你说是自由也好,陪伴也罢。

这是一个一路走来渐渐看清楚自己的心的故事。

也是一个开放结局的故事。


看了西游伏妖,加上倒写西游记很火,便开了个小脑洞,大概没有后续XD

谢谢你的阅读,比心~



评论(19)
热度(124)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