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嘴春】千禧

注目:齐铁嘴x汪曼春,现代au,私设齐桓;短完


——


千禧年到来前的最后一个晚上,齐桓照例从地铁站一号口走出来。万家灯火掺着涮羊肉糖蒜芝麻酱韭菜花儿的味道在路灯的黄晕里飘了他一脸。年尾扎帐结算以来的一个月,晚饭时分他都还在单位加班,只是因为今天计算机的数据即将雀跃到二字头,为了避免意外,全世界都提前两个钟头下班。

街角的便利店老板刺刺啦啦地关上卷帘门,用毛线手套拍打着皮帽子上的灰尘。齐桓呼出一口白气,街上洋溢着躁动的气氛,圣诞节刚过,未知的二十一世纪还未到来,忽闪忽闪的灯饰挂得满世界都是。齐桓在他口中腾起的雾气里看不真切。

供职于听起来还算洋气的投资公司,却拿着平庸无奇的薪水,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加班地徘徊于四惠东和王府井高耸的写字楼之间,当年得知张启山的婚礼,他一气之下只身来到这里,他不属于这儿,这儿也同样不属于他。他不知道人们对于未来的2000年有什么好期待的。

 

神情恍惚间,他就在街角撞到了一个喝得烂醉的姑娘。

手里加了双份辣的麻辣烫稀里哗啦的洒了一地。

 

喝醉的姑娘拽着齐桓的毛大衣不撒手,领口扎得一丝不苟的牛角扣儿都给她扯开了俩。齐桓被冲天的酒气熏得难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本想扭过头去挣脱这纠缠的投怀送抱,却听见姑娘喃喃地念叨,“师哥……师哥……”

摇了摇头,齐桓反手把缠绕在胳膊上的冰凉小手抓进手心里,轻轻叹了句,我可没有你这样泼辣的师妹。醉姑娘见他接了茬,便念叨得更加起劲,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齐桓的怀里,玉兔扑扑腾腾抖抖索索,齐桓有点儿心猿意马。他揽住个子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姑娘,低头一看这唇红齿白杏仁儿眼,要是扔在这大马路上,准叫人捡了回家占便宜去。

他手上用了用力,将人的身子扶正了些许,“师妹啊,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呀?”

“师妹”打了个酒嗝,摇了摇头,“我从小就没了家,师哥去哪我去哪。”

说着白眼儿一翻,便昏睡在了齐桓的臂弯里。

 

齐桓咂咂嘴,这大白天走在路上没捡过钱,大晚上却捡了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想着这不清不楚的,带租的房子里也不是,送到宾馆更不是,反正明儿放假,齐桓牙一咬心一横,把她往背上一甩,往后海那边儿去了。

醉姑娘晃晃悠悠地荡着两根纤细的胳膊,齐桓就着深呼吸地劲儿又把姑娘的圆屁股往上托了托。心里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摸,又赶紧给自己打圆场,说这可不怪我啊姑娘,再不托着点儿你就该摔屁股蹲儿了。

冬天的西北风嗖嗖地往脸上不要钱似的刮,背后的姑娘把脸埋在齐桓的大衣和针织围巾里。

 

“师哥,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冷不丁地冒了句话出来,吓得齐桓一个机灵。心里自我安慰着可别跟醉鬼较劲,齐桓张口随意地搭腔,“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喜欢你了?”

“你听了你姐姐的话,死活不肯出门见我。”醉姑娘的声音委屈极了,吸溜着鼻涕,不知道是冻得还是难过。“我就在你家楼下溜溜儿等了一下午,丫真是缺了大德了。”

齐桓听着背后姑娘一嘴带小刀儿的京片子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行走世间的,谁又没有把感情错付过呢。

 

背着小醉鬼绕着后海走了两圈,风更凉了。

迎面扑过来打鼻子,憋得人喘不过气来。

正在跟狂风作斗争的齐桓被人重重地锤了肩膀,“我想吐。”

赶紧把人放下扶到路边,姑娘伸手推齐桓,“别看,脏。”

齐桓紧抓住她两条挥舞着的胳膊,生怕她站不稳摔个大头朝下,柔声安慰着没事儿没事儿,谁喝多了还没个难受的时候。

 

正劝着这边儿姑娘就开闸泄了洪。

吐得使劲儿,一头短发都全给甩到脸前边儿。齐桓单手箍住姑娘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姑娘脸侧拢她的头发,再细细地给她别到耳后。

轻轻给她揉了揉后背,“还难受么?”

姑娘打着嗝儿,声音清醒了不少,“还行,头晕,咱坐会儿。”

 

等到姑娘终于坐定了,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看流氓似的戒备,用手严严实实地捂着胸口,“你你你你,你是谁啊?”

齐桓又好气又好笑,心想刚才还投怀送抱地喊师哥,我要是想占你便宜,早就给你吃干抹净了,还能等到这会儿?“我叫齐桓,你路上喝醉了,我不知道把你送到哪儿去,就带你来后海这儿吹风醒酒了。”

已经不怎么醉的醉姑娘将信将疑,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穿的还算严丝合缝儿的外套,抬眼看了看齐桓人畜无害的脸。“我叫汪曼春,我……我刚才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齐桓摇了摇手,笑着说,“没有没有,不过是提了几位闲人罢了。”他笑起来好看极了,单边儿一颗虎牙,两颊的酒窝又深又俏皮。

“哦,”汪姑娘低下头,有点儿不好意思。

还没等齐桓想到新的话头,她就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还要吐。”

说着就跑到了远处的大树下面。

 

齐桓站在离汪姑娘两米多的地方背对着她,放开嗓子跟她自说自话地聊天,“你别害羞啊,我在你后面陪着你,没看你。”

“汪姑娘啊,你舒服点没有?”

“吐过是不是好多了啊?”

“你看,好多事儿就是这样,你把那些困扰你的东西放下,就舒服多了。”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啊,就让他们过去吧。”

 

齐桓还在振振有词念念叨叨,手臂忽然一紧,汪姑娘泪汪汪的脸靠了上来。

“谢谢你啊,齐先生。第一次有人这么劝我。”

“嗨,”齐桓笑着摇摇头,这笑容有点苦,“我又何尝不是劝自己呢。”

 

远处的天空里嗖嗖地窜了两朵烟花,噼里啪啦地炸开在头顶的天空上。千禧年就要到了,往前一千年,元明清的风流艳史、民国的风华绝代都要过去了;再往前一千年,大唐的舞殿冷袖,五代十国的光怪陆离也都过去了。新时代的卷轴在每一个人面前缓缓地铺开,正如每个身处时代的人都感觉自己错过了时代一样,齐桓和汪曼春并肩而立,懵懂而又幸福。

 

“新年快乐,齐先生。”

“新年快乐啊,曼春。”

 

Fin


——


越忙越想摸鱼系列。晚睡系列。hhh

千禧的梗来自昨夜刷完的东野圭吾的《幻夜》。

新千年给了很多人新的希望,2017也是。

希望你们都能被即将到来的十二月温柔相待。

然我谨以此文表白一个昨天说自己像曼春的小姐姐。

感恩阅读,晚安。


评论(3)
热度(23)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