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等茗】今天老头子又偷吃了吗?[《合欢》番外]

 前文:《合欢》正文


——


吃荔枝上了大火流了鼻血,应昊茗在虚惊一场之后唠叨了陈伟霆一晚上。

自此之后,应昊茗发现这人老了老了真是自制力变差,于是开始严格控制陈伟霆的饮食。荔枝自然是不给吃了,连带着还有桂圆花生巧克力猪肉脯,全都收进了家里带锁的小柜儿,定时定量发放,两天就给吃一小把。

 

陈伟霆年轻的时候就有“饱饱”的外号,爱吃是出了名的。

应昊茗这一控制,简直是让他挠心挠肝地想吃零食,却只能找到应昊茗留给他的切块火龙果西瓜和煮好的凉茶。

副食也就罢了,餐桌上也只有苦瓜炒蛋、小葱拌豆腐和山药莲子汤,吃多了嘴里寡淡的很。连从前一周一次的早茶也已经两周都没去吃了。

面对一桌子绿油油的陈伟霆咬了咬牙,看着对面啃鸡翅啃得津津有味的老伴,忽然明白了再恩爱的夫夫一辈子也总有无数瞬间想掐死对方的道理。

 

“那个,阿茗啊……”陈伟霆夹起一筷子白灼空心菜,蚝油酱汁滴滴答答流了一桌子。他心里知道应昊茗是担心自己,为自己好,可这一天到晚吃素喝汤,他脸都吃绿了,也该开开荤了。

“阿茗啊,你看我都控制这么多天没吃大鱼大肉了,腰都瘦了两圈,你看是不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应昊茗打断了,“怎么着?还想流鼻血是不是?营养少你的了吗?早上不还吃了蒸蛋。”

陈伟霆回味着早上连酱油都没放的清水蒸蛋,感觉自己的心就像弹嫩的蛋白,不是说玲珑剔透,而是说,动一动就要碎了一地。

 

陈伟霆讪讪地闭了嘴,心里却恨恨地打着别的主意。

应昊茗啊应昊茗,我疼了你一辈子,到老了我吃也吃不上喝也喝不上。也好,反正你明天就要去天津开讲座,大后天才回来,你等着,这两天我不把这半个月亏得嘴补回来我就不姓陈。

应昊茗哪儿能没看穿自己一辈子的老伴肚子里打得小九九,他重重地把鸡骨头往桌子上一放,“你可别打着我出差你偷吃的主意,”然后他腆着酒窝和虎牙眯眼逗陈伟霆,“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拐弯儿屁。”

陈伟霆赶紧心虚地低头,“是是是,我哪儿敢啊,阿茗。”

 

嘴上说不敢,身体却诚实得很。

清晨应昊茗前脚出了家门,后脚陈伟霆就起床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吃的。

他记得前一阵子他工作室的徒弟们送来了盐焗美国大杏仁、蜜酿小山核桃,还有柴沟堡烟熏酱肘花,这要是能再开瓶儿啤酒,配着最近更新的综艺一看,别提有多美了。

结果一无所获,家里装干果零食的小柜儿上铁将军把门,冰箱里全都是应昊茗头天做好的蔬菜汤羹,装在保鲜盒里,贴心地粘了日期时间,让他定时定量热着吃。

陈伟霆觉得有点感动,老头子这么多年照顾自己饮食起居无微不至,从没有不上心的时候,可这感动只持续了几秒,陈伟霆的大脑就继续被“想吃”的念头占领了高地。

 

欺负我没外援是不是?

陈伟霆咬咬牙抄起手机拨通了工作室助理的电话。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陈老师想吃东西,不丢人,不丢人。

电话那头助理支支吾吾推三阻四,说什么也不肯给陈伟霆送吃的,几经盘问,陈伟霆才知道应昊茗出门前挨个儿给他身边的亲戚朋友通了气儿,说什么也不能乱给陈伟霆送吃的。

 

愤愤然挂掉电话,六十多岁的陈伟霆决定打开电脑研究一下怎么线上点外卖。

当年他们工作拍戏的时候,外卖都是助理定;后来有了应昊茗,顿顿不落地在家里做好了饭等陈伟霆吃,所以网上定外卖这个技能,这么多年了,陈伟霆都没有点亮过。

先百度外卖网站,再用手机号注册,陈伟霆终于看到了全都是餐馆和菜单的界面。

 

汪着蜜汁油光的串串烧烤?想吃!

红油里冒着热气儿火锅米线?想吃!

再来一份绝味鸭舌拌腐皮,好好解解馋。

这家叫了黄焖鸡,不满起送价,那配个酸菜鱼吧。

哎呦,光吃这有点咸啊,再配份布丁吧。

等等,那家的锅包肉也不错,配上酱小肚儿再来一份儿。

 

就这么着,陈伟霆度过了口舌之欲极大满足的愉快的两天。

 

秋风又一次肆虐地吹落一地黄叶的下午,应昊茗铁青着脸进了门。

而沙发上窝着的陈伟霆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吃了太多乱七八糟的苍蝇摊儿,陈伟霆从下午开始嗓子痛又拉肚子,想着又要被应昊茗念叨,心情极其沉重。

应昊茗放下手中的行李,叹了口气,“你定外卖绑定的是我的银行卡。”

“天天点四五百的外卖,吃爽了吗?”

 

陈伟霆看着快被自己气笑了的老伴,觉得有点难过,又有点委屈。

“还不是你什么都不让我吃……”

应昊茗走过来,在陈伟霆身边坐下,又叹了口气,似乎做出了巨大让步一样,轻声细语,“肚子和嗓子还难受不难受了?晚上给你做皮蛋瘦肉粥喝呀。”

陈伟霆点点头,觉得还是自己的老头子最懂自己,“嗯。”

 

后来,带着心疼和哭笑不得的复杂情绪的应昊茗解锁了家里的零食小柜儿,在上面贴了一天最多吃多少的标签,陈伟霆每天按着包装上的小条儿抓零食吃。

家里的餐桌上,也应陈伟霆的要求多了些荤腥,吃完之后,应昊茗又变着法地让陈伟霆多吃败火的水果。

本身是热气体质的陈伟霆,老了老了,一雪前耻。

秋干物燥的北京十月,他再也没有咳嗽上火过。

 

双十一淘宝打折的时候,应昊茗又屯了一堆陈伟霆爱吃的干货果脯,他看了看身边吸溜着口水的陈伟霆,冲他笑出了甜甜的梨涡。

“买归买,不许偷吃啦。”

“知道啦知道啦,你再加一袋牛肉干进来啊!”陈伟霆闪着大白牙,眼睛死盯着屏幕点了点头。


fin


——

和姬友聊天聊出的脑洞。

一个小时撸出来开开心心放飞自我呀。

写得好饿= =

嘤嘤嘤。感恩阅读!

评论(20)
热度(96)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