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周尹】its consuming me

注目:周尹半rps;5k+字一发完。

re @寺隹 小可爱的点梗,谢谢你的梗,喜欢❤


——


(1)

 

演艺资源群的QQ消息一条条弹个不停,毛毛在麦当劳搅着麦旋风一条条摁下去看,诺基亚N系列在他手心里捂得热乎乎的。广东的二月天艳阳高照,已经热得穿不住夹克衫,毛毛把卫衣的袖子卷到胳膊上,麦旋风里拌了奥利奥碎,嚼一嚼有黑巧的味道在嘴里炸开。

今年的开头他糟糕透了,北影资格初审没过,中戏和浙传一轮游,连星海的音乐系录取通知都迟迟还没发下来。毛毛有个梦想没和别人讲过,自己偷偷摸摸地在日记里写了一百遍,自诩梦想就是不好意思跟别人说的理想。

毛毛想当个演员。

 

群里有人发通告就有人挑三拣四地嫌价格低或者时间长,毛毛不挑这些,他在意的是工作内容。他有点儿特立独行的风骨,总是跟别人说要是剧本好他不要钱都行,但是一般拍个广告啥的他就不爱去,这导致他真的没赚上什么钱。

 

(2)

 

群里有个系统默认头像的新人说想招个十八九岁的男孩拍微电影,是同性恋题材的,没啥报酬,顶多管饭。底下叽里呱啦地炸了锅,有人说要上位先演gay,有人说这人头像系统默认群也新加的还不给钱怕不是个骗子,后面有人嘴贱说人招男的呢,刚才那人也不甘示弱,说男的怎么了,潜规则还分男女吗?

 

毛毛没理底下已经开始哈哈哈的聊天,翻上去私聊那个默认头像。默认头像说他叫周一围,刚辞了北影教师的工作不久,想着还是自由导演适合自己。毛毛一字一字地把自己演过的舞台剧和音乐剧名字发过去。他高中就做过领舞,黑色衬衫兜着腹肌在舞步间时隐时现,台底下有举着校服捂嘴尖叫的小小粉丝。

毛毛说,周老师,您看我合适吗?

周一围那边回得飞快,他说,合适倒是合适,不过真的没工钱哦,而且得拍个三五天。

毛毛吸溜一口喝掉了已经融化掉的麦旋风,噼里啪啦地摁手机键盘,没事儿周老师,我吃得少,您吃饭带我一口就好。

 

(3)

 

第二天中午周一围在砂锅粥店拄着脑袋看毛毛剥田螺。

中午本不是粥店营业的黄金时间,可老板已经特地过来关照过两次,问要不要再来一锅。周生摆摆手,给自己加了杯凉茶败火。这顿午饭,毛毛在自罚一份干炒牛河之后,又吸溜吸溜地喝了一整锅粥,他周老师还在往粥里仔仔细细加姜丝的时候,毛毛已经开始舔勺了。于是周一围只能叫来老板让毛毛加菜。毛毛点了一盘炒田螺拿牙签一个一个戳着吃,头也不抬,两腮一动一动,他说他就是脑子反应慢,其实肚子已经饱了,再吃就吃撑了。

周一围辞职后的失业保险金紧巴巴,买了一架二手摄像机机之后就剩点零钱在兜里叮当响。他揉了揉皱紧的眉头,终于开口,没事儿你吃饱要紧,但是跟哥说实话,是谁给了你那种你吃得少的错觉的?

 

(4)

 

吃饱之后他俩找了块公园的草地吹风,毛毛摸着肚子打饱嗝,周一围在他耳朵里塞了只耳机,灌进耳朵眼里的是一首英文歌,里面很多单词毛毛都听得懂。三分多钟的时候,歌曲在耳语式的口白中戛然而止,周一围把毛毛的耳机拽下来,说,就这么短。

他叼着笔帽在随身揣着的小本儿上面写写画画,嘴里嘀嘀咕咕说别小看这三分钟,得有一百来个不同的镜头,并且基本不需要空镜。毛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说,哥,这讲的是个啥故事?

 

周一围没说话,侧过脸盯着毛毛,然后噗地笑出来,他问毛毛,你是没听懂歌词啊还是不理解意思?毛毛被他盯得茫然,说哥你要拍微电影,总得先给我个剧本吧。周一围挠挠脑后扎成小揪的头发说,哎就是个爱情故事。然后他忽然正经,这片子在网上本来是个外国版的,我想拍个国产的,你别去网上搜原版,你要用你自己的感觉演。

 

(5)

 

周一围说,我们从简单的开始,平时拍平面吗?

毛毛摇摇头,我喜欢的是演戏,平面没意思。

周一围的眉头又扭到一起,棚拍不需要演技吗?穿西装打领带的感觉跟穿运动装拍出来能一样吗?说这话的时候,毛毛正手足无措地站在草地中央,周一围自暴自弃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摄像机扛在肩头,镜头盖晃晃悠悠地缀着。旁边有人来遛狗,小狗感受不到俩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正试探着蹭毛毛的牛仔裤脚。

周一围沉默了一会儿,说,毛毛你问问人主人乐不乐意,乐意的话你跟狗玩会儿。

 

毛毛玩得满头大汗,周一围扛着相机暗中观察,过了半个来钟头,狗已经跑不动了,卧在地上伸舌头。毛毛哒哒哒跑过来,蹲在地上拖着下巴看周一围,周一围没理他,聚精会神地通过炮筒一样的镜头看世界。毛毛把脸凑到镜头前面去,却没吓到周一围。

周一围不耐烦地抬头,这就完了?再玩会儿去。

毛毛摸脑门子,亮晶晶一层汗,说,看见没有,他指着那狗,我要有那么长舌头我早伸了。再说,他嗫嚅着,我也不是特别喜欢狗。

周一围啧一声,你事儿还挺多,喜欢什么啊?

毛毛小声说,喜欢猫。

 

(6)

 

后来他俩从公园离开去了宠物市场。

毛毛蹲在卖小猫的摊点前面挪不开步子,小奶猫眼睛都睁不开,咪咪喵喵地挤成一团。周一围蹲下,用手指头戳戳小猫的圆屁股,然后手就被毛毛拍开了。毛毛一脸嫌弃,你手那么多细菌多脏啊,别摸。他说得正经,垂到眼前的刘海一颤一颤,脸上还挂着刚刚干了的汗渍,也像只小花猫。

周一围掏掏兜,这猫多钱一只?毛毛又转过头去瞪他,你别买。周一围笑着堆出眼角细小的皱纹,你别跟我客气。毛毛说我真不是跟你客气,就是老有人买,才会有那么多人搬着这些还没断奶的小猫出来卖,你看他们多可怜。毛毛伸手虚虚地指着其中一只,那只咪了一身凑着要嗅毛毛的手指,毛毛赶紧把手拿开。

 

他们就这样走完了整条宠物市场,毛毛时不时蹲下看看小猫,话却越来越少。在宠物市场门外等公交车的时候,毛毛头低得很低,周一围弯下腰去看,发现毛毛红红的鼻翼微颤,要哭不哭的。周一围大老爷们,没有出门带纸的习惯,他只能岔开话题。

今儿就到这儿吧,明儿中午我去你家做饭吃,你有空把你家地址发给我。

毛毛沉默着点点头,吸溜一下鼻子抬起头。天边有金灿灿的火烧云,周一围的摄像机就尽职尽责地扛在了肩膀上。毛毛道了谢又道了别,转身走开。晚高峰的公交车从他们身边鸣着笛开过去。周一围突然叫住毛毛,诶!你路上注意安全嘿!毛毛转过头,晚风吹过来,掀起他鬓角的一点儿头发和T恤衫的一个角。他冲周一围挥了挥手臂。

 

(7)

 

毛毛早上是被五个闹钟一遍又一遍地吵醒的。中午周一围的造访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为了省钱备考,图便宜在城中村租了个小单间,一室一厅满地都堆着啤酒瓶子和泡面碗,袜子和换下来的衣服层层叠叠地扔在沙发上。虽然他自诩洁癖,也曾一时心血来潮整理家务拍照上传QQ空间,但是不出半天,这屋子就会被他的随心所欲打回原形。

 

周一围拎着一兜子生鲜敲响毛毛房门的时候,毛毛正打算把沙发罩扔进洗衣机里,听到敲门声他不敢怠慢,只能随意地把换下来的沙发罩抱在怀里。周一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从兴致勃勃切换成了天塌脸,他拍脑袋跺脚,我就少说一句!谁让你收拾了?!

毛毛把脑袋埋进抱着的沙发罩里,又被上面的方便面汤混啤酒味熏得抬起头来,他说,你、你说要来我家,我想着肯定要收拾一下招待你嘛!周一围叉腰站在屋子中央,转头从他手臂里抢过了那块几乎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布料,说,就这还行,铺上,别铺太平整。

 

(8)

 

午饭之后,周一围烟熏火燎地炸了花生米,掏出之前买来的鸭脖子和可乐与毛毛靠在沙发上共享。摄像机被他架在电视旁边,毫无异象,只有一个小红点儿在尽职尽责地闪着光。他们谈理想谈未来,也谈过往。周一围吞了口啤酒,问毛毛,谈过恋爱么?

毛毛眼神躲闪,没、没有。周一围伸了根手指,凑过去要刮毛毛的鼻子,却又在近在咫尺的时候停住,那什么,不介意吧?毛毛摇摇头,稀松的刘海跟着晃,然后突然愣住,身体往后躲了躲。周一围却再没那么客气,而是稳准狠地刮了毛毛汗津津的鼻头,那上面覆盖着一层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才能看清楚。没想到你这么纯情,周一围说,这下难办喽。

咱拍的是爱情故事啊,要体现矛盾冲突啊,周一围把脑后的揪松开,用手捋半长不短的头发,说,你这没经验的,靠技巧生演啊?

 

(9)

 

毛毛咽了口唾沫,等了一会儿才开口,谁说我没经验,我是没谈过恋爱,但是我暗恋过我们艺考培训班的老师。周一围嘴里嚼着花生,咯嘣咯嘣,哟,没看出来,你还喜欢大姐姐。

毛毛脑袋垂得更低,什么大姐姐,是,是男老师。声音越来越小,周一围噌得坐直了。你怎么不早说你喜欢男的啊?毛毛抬头,瞪着周一围,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接着他举起桌上的易拉罐仰脖子灌了一大口,说,你这个题材,我演不正合适吗。周一围又嗤嗤地笑,我可不是因为你的性取向才觉得你合适。那什么,说说,说说你暗恋他的细节。

毛毛又吨吨吨地灌酒,灌了之后咕噜咕噜打啤酒味的嗝儿。他目视远方,没什么好说的,老师他有家的。

 

(10)

 

于是在这个稀松平常的下午,周一围在炸糊了花生米、辣鸭脖和啤酒味儿中听了一段儿少年心事。毛毛培训班的张老师是个话剧演员,平时负责指导他们艺考的专业课部分,博学又谦和,手把手教他们表演的时候,动作都是轻轻的。他无名指上素圈戒指亮闪闪,讲课的时候还会下意识去摸。老师为人很低调,不会在课堂上扯些家事闲篇,偶尔又偶尔,提起太太,也只是说人家在家等我回去吃晚饭呢。或者在学生们赞他衣品好的时候,小声回一句都是人家选的,我倒是也觉得蛮好。

 

周一围啪嗒又开了一听啤酒递给毛毛,毛毛讲得满脸潮湿,擦眼泪的手沾了红油,于是变成了绝味的小泪人。他说他不是难过老师是个直的或者结了婚,而是觉得再也遇不到这样好的人了。周一围小声逼逼,傻子。毛毛已经有些晕晕乎乎,他口齿含混,说,张老师,我好困啊。说完就一头靠在周一围的肩膀上睡着了。

喝点酒就连人都分不清,你这脑子也就基本告别演艺事业了。周一围吐槽着,拿手胡噜过毛毛伴随呼吸微微发颤的头顶,对着俩人一块儿喝掉的五听菠萝啤陷入沉思。

 

(11)

 

入夜的时候,周一围带着睡醒之后精神百倍的毛毛去看了海。

夜晚的大海失去了它风和日丽的伪装,波涛汹涌地打在岸边粗拉拉的沙滩上。腰间别着摄影机的周一围把手拢在嘴边,问毛毛想不想喊两句。毛毛面对前方一片墨色的水域陷入沉默,等了会才反应过来,哥,你让我喊啥?

周一围丧气地把手臂放下来,你想喊啥就喊啥。说完转头走开,坐到公路附近的沙滩上。那里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沙滩,砂石粗得硌屁股,他把摄像机摆到面前,夜视模式下并不高端的机器弊端暴露无遗,周一围皱着眉头调模式,听到远处毛毛声嘶力竭的一声:

张老师,我终于放下你了!

 

(12)

 

本来预计三五天才能拍完的镜头,两天就提前完成任务。周一围在海滩之夜的凌晨给毛毛发了消息表示感谢,再次为没有薪酬而抱歉。毛毛的消息回得短又快,他说,啥?这就拍完了?我还以为这两天是我们熟悉感情呢。又赶紧推脱,哥你别客气,能跟着学习就行了,片酬真的不重要。周一围在屏幕的另一端又哈哈哈哈地笑起来,问毛毛,你跟着我学啥啊?我光教你瞎玩了。毛毛这次的消息回得很慢,周一围已经剪了一会儿片子才收到毛毛的回复,毛毛说,你教我真情流露。

 

(13)

 

后来,周一围熬了一周的夜,把这条片子剪好,几经调整和渲染发布在了新生代导演论坛上。短短三分钟的视频里,闪过的两百多个画面全是毛毛的样子,他大笑的样子、眼圈发红的样子、酒后微醺的样子、恼羞成怒的样子、黯然神伤的样子。还有他奔跑着转身的样子,在夕阳下挥手道别的样子,俯下身逗猫又迅速收回手指的样子,在海滩上笼着手大喊、衣服被海风吹得鼓胀的样子。

 

周一围要剪的是一个分手后回忆前男友的爱情故事。爱情有时候不是轰轰烈烈的,而是细水长流,渗透在每一个没有被铺平整的沙发褶皱里,埋藏在每一颗心爱的人鼻尖上的汗珠里。那个人的笑容和眼泪,痛苦和欢愉,执着和放弃,甚至他的体味,他的失控,他的崩溃,这些所有的所有,加在一起才是爱的全貌。

 

(14)

 

盛夏的时候,毛毛那只在KTV里颇受冷落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周一围的消息。英国某个LGBT影展在论坛上看到了他的微电影,想邀请主创去参加影展。周一围说,毛毛,要不要去康斯坦丁湾吹吹风啊?毛毛没回,周一围猜他正和高中同学欢聚在庆功宴上,毛毛底子好肯学习,他一定收到了报考的那所艺术院校的录取通知书。

 

于是周一围又追了一条消息过去,他说,哎,其实我不想去的,我的男孩那么可爱,我舍不得给那么多人看到。发完这条周一围就倒在枕头上睡着了,春困夏乏,他在春天的末尾已经借着那部微电影在圈内崭露头角,接了不少工作,最近才终于松快一些,有点儿喘息的空间。

 

(15)

 

周一围醒来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他手机震了又震,里面有好多未读的消息,大部分都来自于毛毛。那些话简短又丰富,读起来能看到毛毛的样子冲破屏幕。毛毛说,恭喜哥哇!接着又啊啊啊着说可以出国玩儿啦好棒。还劝解周一围别太在意影展见面会,自己一定保守底线,摒弃国外高挑健壮的金发碧眼,抱定中国男人才好的坚定信心。最后一条是时隔三个小时之后,毛毛说,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的版本和国外的版本,哥你怎么拍得那么甜呢?

 

这条信息来自于五分钟前,周一围揉了揉还没适应光线的眼睛,一字一字地摁屏幕,爱情皆苦,但是毛毛你甜啊。毛毛秒回了一条,嘿嘿,哥你也最好。

 

(16)

 

后来的后来,毛毛在周一围的臂弯里说,那天他微醺靠在周一围身上的时候,喊的其实是周老师,他笑周一围跟自己的酒量半斤八两,这都能听错也是醉得不轻。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从动保站领养的橘猫呼噜呼噜地蹭过来要周一围挠肚子。屋子早晨被毛毛收拾过,刚过下午就已经乱得初现端倪,周一围手工秘制刀削面大喇喇摆在茶几上吃得只剩下汤。

周一围低头轻声说,行行行,就你酒量最好,尹演员。他拿毛毛的艺名假正经地逗他,毛毛也像橘猫一样,拿头顶炸着的一撮毛蹭周一围,笑声清浅。

他说,周导说得对。


fin


——


《its consuming me》原版视频好像是在外网上看的,似乎有点搜不到。

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也在214剪了明星混剪送给ACE。


那啥,张老师是鱼旦老师喔,

鱼旦老师现实生活中对太太真的很甜了。


这是一个暧昧期其实超长、慢慢内心确信的故事。

有一些小呼应,可以看到导演周对于演员尹的情感变化。

本来在(15)就结束了,但我觉得有些不够完整,这才有了(16)。

如果能让你们觉得甜就太好了。


毕竟,世人皆苦,唯有你是草莓味儿的。

感恩你们的阅读,欢迎捉虫,晚安。


评论(15)
热度(74)
  1. uni雀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