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周尹】【苏东x威廉】无罪辩护

注目:

梗来自 @煤气泄露。  ,具体内容为“我嫉妒你的爱能气势如虹,因此陷入了盲目狂恋,宽容你的一切。这便是我的罪名。”虐梗也甜写,感恩。

这篇送给我脑婆@蜗牛易惊寒 ,能和你的脑洞重合特别幸运了。

《金牌律师》苏东x《不可思异》威廉;5k字一发完。


周尹技师资格考试:

 

  

(1)

 

苏东第三次去派出所领威廉的时候,特地从7-11为他带了一个三明治过去。片警的笔录记起来没完没了,没有几个钟头打不下来。

 

他一边在花坛边翘着脚抽烟,一边斜眼看一屁股坐在瓷砖上狼吞虎咽的威廉。“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又打架?”苏东掐熄了那支烟,掏出夹克兜里斜插着的矿泉水瓶递给威廉。“我黑了区里的教务系统,因为我们高中联合兄弟学校评公费出国名额作弊。”威廉咕噜咕噜地灌水,激起了一个愤世嫉俗的嗝。

“我看你小子就是吃饱了撑的,反正你也保送不上——诶是不是哪个你喜欢的姑娘落榜了?”苏东俯下身子去拢威廉乱糟糟的头发,威廉一扭脖子躲开,“狭隘!老子是因为那个家境不好的年级第一,本来就该是他!不能因为那谁的爸给区教育局长送了礼,就打乱了区联考的名次……”威廉越说声音越小,大概觉得这事儿跟苏东每天经手的标的几个亿的国际商事案件相比,简直不足挂齿。

 

(2)

 

苏东开车带着威廉回他的公寓,一路无话。

威廉的爹妈在国外多年,每个月定时邮一些生活费给威廉,并且委托苏东这位他们公司的常法照顾威廉,协助威廉解决一些法律上的问题。爹妈的本意在于万一威廉要买个车炒个股,苏东还能帮着把把关,可威廉生意没做几笔,派出所倒是三进三出,于是苏东就从一个法律顾问变成了全能老妈子。头两回都是因为揍了在学校周围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下手不轻,小混混的家长都闹到了派出所。对此苏东不知道该骂威廉还是夸他,而每每此时,威廉总是一梗脖子一挺胸,“自古英雄出少年!”

 

路上堵,威廉晕车,脑袋靠在窗户上闭眼皱着眉头。苏东看着前面的车龙,手指敲方向盘。威廉鼻音哝哝,“哥你别怕,我不会吐在你车上的。”苏东叹了口气把车里空调调低了两度,“我是心疼你难受。”

 

(3)

 

把车开到苏东租住的小区,万家灯火都要熄灭了。苏东在厨房丁零当啷地给威廉做炸酱面,威廉在阳台上托着下巴看他养在苏东家的多肉。多肉疏于打理叶子尖已经有点儿枯黄,花盆旁边堆了一些啤酒罐和烟头。威廉回身拿杯子接水浇多肉,撞上苏东系着围裙端面出来。他叫住威廉,让威廉等会儿再玩,趁热吃饭。

 

这顿饭吃得也异常安静。以往威廉惹了祸,甭管是闹到了派出所还是被老师请了家长,苏东总归还是会唠叨几句,而这次苏东一语不发,即便威廉已经心虚地瞟了苏东好几眼,他仍然沉默地吸溜面条,然后把碗往水池里一堆,留下句话就进了房间。苏东说,他手头案子忙,威廉要是累了就自己洗澡睡觉。

 

(4)

 

威廉推开苏东屋门的时候,苏东还埋首在成堆的A4纸当中。他看见威廉进来,急忙把手头正看的这份材料挡住,慌乱中手肘碰倒了旁边摞好的案卷,稀里哗啦铺了一地。威廉蹲下帮他捡,苏东喊住他,让威廉别碰那些。威廉一屁股坐在纸堆里嬉皮笑脸,“反正我也看不懂这些什么报表啊,外国字儿啊,不会给你泄露出去的。”说完他拾起手边散落的打印纸。

和平常不同,那张纸上的字威廉都看得懂。那张纸是法律意见书的其中一页,内容是建议高笑笑出庭作证,原因在于苏东六年的女朋友高笑笑插足他人感情,并且对方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威廉把挡住脸的A4纸放下去,他表情一定很丑,还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似乎被绿的那个人是他。他丧着一张脸问苏东,“这是怎么回事啊,哥?”

 

(5)

 

钢笔也凑过来添乱,咕噜噜地滑到地板上,在白纸上溅出了一些墨蓝色的点子。苏东撅着屁股收拾残局,一边收一边唠叨,“就说不让你看不让你看,按说这都是隐私内容……”苏东赶着看案卷,西装都还没来得及换,威廉一把揪住苏东的领带,“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憋在心里不说啊。”

苏东把领带从威廉手里扯出来,认命地把手里的材料全都扔回到地上,一屁股坐在了威廉对面。“我跟你说有用吗?等你再给我出馊主意添乱?小祖宗,你添的乱可不少了。”威廉又扯他袖子,“这怎么是馊主意呢?不就是打官司吗?让那人净身出户是不是?让高笑笑身败名裂是不是?我有一万种方法帮你!”苏东笑得后脑勺磕桌角,“怎么帮我?偷拍偷录拿证据吗?看来我真得给你普普法,省得别人说我苏大律师照顾出来的孩子连非法证据排除都不知道。”他笑得仰过头去,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久到从眼角掉了两滴眼泪下来。

 

威廉从地上爬起来,整好身边的文件放在苏东桌上,然后他伸手帮苏东解了领带。“哥,我这种看美剧的半吊子都知道,人品、行为习惯甚至历史前科即使不能成为证据,也会在无形中影响法官自由心证。”苏东睁开眼睛,他双眼红红,像只兔子,“威廉,就是因为你这样聪明又偏执地正义,我才不敢让你知道这个案子。”

“我怕你伤害到笑笑。”

 

(6)

 

后来他们在苏东的书房大吵了一架。

争吵的主题主要围绕苏东到底是不是缩头乌龟和威廉到底是不是小屁孩展开,吵到最后他们彼此精疲力竭,威廉摔门出去咕咚咕咚灌了一瓶子冰矿泉水,然后把脑袋埋进客房的被窝里再也不做声。苏东终于收拾好了散落的文件和残局,去阳台上用威廉喝过的矿泉水瓶里剩下的一丢丢水浇了多肉,摸了摸兜里的烟却没掏出来抽,转而钻进客房,掖了掖威廉的被角。他刚一关上门威廉就无比硬气地踢了被子,“这大热天的给我盖这么严丝合缝,想热死老子?没门儿!”

 

(7)

 

此夜过后,威廉又回到寄宿的高中去了。临走的早上,留给熬了通宵的苏东一个卖相极差里面却夹了两片火腿两个煎蛋的巨无霸三明治。

 

此后将近一个月,苏东都忙于那个离婚案件。十年好友出轨自己谈了六年的女朋友,简直是见者落泪闻者伤心,苏东每天早晨起来都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十遍,却仍在整理证据中看着相关描述走神。工作效率低下导致他不得不在开庭前一天加班加点开夜车,可就在这个时候,威廉又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宿舍跟别人打了架,宿管让他回家反省——他无处可去,只能又来找苏东蹭饭蹭住。

 

(8)

 

炒菜的时候,苏东差点儿气得把锅铲扔出去。不能当常法啊不能当常法,苏东掂量着法律顾问协议的违约金又狠狠地铲了两勺菜。头顶抽油烟机轰鸣,火苗嗖得沿着锅边腾起来,威廉倚在厨房门框上咋咋呼呼,哇!苏东叔叔,锅子着火啦!苏东白眼儿一翻铲子一丢,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苏东此番愤怒表现下来,威廉总知收敛,等到菜上了桌,只敢闷头扒饭。苏东把菜盘子往威廉面前推推,“个小兔崽子,费劲巴拉给你炒半天菜,要不是因为你来……”说到一半突然住嘴,也埋下头去扒饭。威廉挑了餐盘里的肉,翻山越岭夹给苏东,“要不就吃泡面是吗?你看,还是得我来,你才有肉吃。”苏东扒过那块儿肉使劲嚼,继而势大力沉地咬了腮帮子。

 

凌晨那会儿,威廉又摸去苏东书房,他就穿了一件苏东打篮球的大号球衣,单手端着热乎乎的醪糟小汤圆。苏东手指敲了敲钢笔,满脸皱眉头,盯着威廉。威廉接下他手里的钢笔,“半夜饿了整点东西吃,做多了,你也帮忙吃点儿吧。”威廉大喇喇地靠在苏东办公桌上,一条光腿晃晃荡荡,碗里的汤汁摇摇欲坠,苏东赶紧伸手去端。

苏东吸溜一口汤,小圆子在嘴里粘牙,千回百转难舍难分。威廉转过身去,挥挥手说,“困了,你慢慢看,别急。”

 

(9)

 

第二天开庭,苏东领带打得熨帖,头发揉过发油,拎着装满案卷材料的箱子皮鞋踩得啪嗒啪嗒。他对庭审身经百战,即便面对多个当事人和像个旅游团似的旁听律师团队都不虚。可他万万没做好威廉会突然出现的心理准备。

 

高笑笑在法庭上如预期一样没有全说实话。

她对于自己插足谭加一的婚内情感支支吾吾,还想说两句就是有点儿好感什么的片汤话。苏东攥着手里的B超单冒了一脑门子汗,按说这个证据该拿出来,出轨对象已经怀孕,是夫妻感情破裂的重要证明。这一重磅证据甚至可能影响整个案件的走向。可要是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高笑笑跟他苏东一边交往,一边帮他的挚友怀了个孩子,苏东的脸先不论,高笑笑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高笑笑还在证人席上东拉西扯,威廉嗵地从旁听席上站起来,声泪俱下地喊,“高笑笑,你不为自己想想,你也得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本来快要睡着的法警一个激灵,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威廉依然不知死活地嚎,“孩子是无辜的啊,孩子需要知道父亲是谁……”后来,两个法警终于齐心协力把威廉连拉带拽地抬了出去。威廉干嚎的声音仍然久久回荡在法庭的走廊上,甚至引得隔壁审判庭的法警都开门探头瞧了瞧。

 

(10)

 

庭审结束之后,威廉在洗手间门口找到了洗了十几把脸的苏东。威廉还是一如往常吊儿郎当地靠在水池边上,“我听你助理说你赢了啊?要不是小爷我出手,能这么快解决问题吗?诶我说你能不能有点王者风范。”苏东又矮下身子去洗脸,威廉一把关了水龙头。“诶哭了就哭了呗,谈那么多年铁人才不难过呢。”

苏东垂着头支着池子边,“我没哭。”说着又吸溜了把鼻涕,“你是怎么知道今天开庭、高笑笑怀孕的?”威廉照样嬉皮笑脸,“哎,法律意见书那一页还有啥内容,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还有,那天我还看见了你掉在地上的传票……”威廉说完,接着“传票”唱了起来:我这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11)

 

晚上的时候,苏东又把威廉小崽子接回了家。威廉的班主任给苏东打了不下十个电话,说今天月考威廉旷课,学校实在没法管了让威廉回家反省两天。苏东新仇旧恨一起算,拉着脸窝在沙发上打游戏,不肯做饭。

威廉光着脚吧嗒吧嗒走过去,蹲在地上托着脸看他。威廉说,“律师同志,我好像犯罪了。”苏东手一抖,在游戏里被对手踢爆了脸,他把手柄一丢,“小祖宗,你又闯什么祸了?!”威廉把手柄从沙发缝里掏出来,“我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这就是我的原罪。”说完嘿嘿一笑,没了下文。

 

苏东把手柄抢回来,视线再次回到了电视屏幕上,“你好好念书,少早恋,上了大学好看的姑娘多着呢,知道吗?”威廉夺回手柄的占有,“对,都像你跟高笑笑似的,大学情侣。”苏东一把拍在威廉脑门上,“提提提!我让你再揭我心里的疮嘎巴。”接着又作势要揍威廉屁股。威廉顺势抱住手舞足蹈的苏东,“哥,我喜欢你,所以特别嫉妒高笑笑。”

“我把自己搞成这副嫉恶如仇伸张正义的死样子,不就是因为你是个律师吗?”

 

(12)

 

苏东把自己关在阳台抽了一整包烟。那盆威廉养的多肉和他面面相觑。

高笑笑其实在年初就向苏东提过分手,她甚至问苏东到底她是女朋友还是威廉是。高笑笑说苏东竟然能忘了给她过生日,就为了给威廉送篮球鞋,而苏东对此的解释是,篮球鞋能保证威廉在体育课上脚踝不受伤,毕竟威廉上一次穿人字拖打篮球崴脚,直接在苏东家躺了一周才去上学。

 

苏东指着那盆多肉振振有词,“你不要以为你爹妈付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为兄第一个不同意!”说完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以为能摸到一手掉渣丧,却摸到了带着酒窝的笑意。于是他摇了摇空烟盒,一屁股坐在地上。

 

(13)

 

威廉把酒酿小汤圆端进来的时候苏东还在思考人生,空烟盒被他敲得铿锵有声。威廉撇了一眼苏东手上的小动作,“别烦了哥。”苏东抬头看他,威廉接着说,“你每次一焦虑手指头就要敲东西。”

 

后来他俩在晴朗的夜空下面分吃一碗甜品。苏东说威廉你真挺贴心的,威廉挠挠脑袋,把碗往苏东面前凑了凑,“上回买了一大罐酒酿圆子的罐头没吃完,现在还冻在你家冰箱里。”苏东侧头看威廉,“我家?”威廉点头,“对啊,就冷藏室第二格靠右边的位置。”

苏东噗地一声笑出来,威廉赶紧把碗撤离到安全位置,以防被殃及。

“以后说咱家。”苏东说。

 

(14)

 

苏东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一个未成年谈恋爱。

这大概没有包含在合同范围当中,但是民法崇尚自由精神,无禁止即允许。其实苏东也很嫉妒威廉,嫉妒他年轻地一往无前,敢爱敢恨地气势如虹。威廉第五百多回在他耳边蹭着说“大律师我犯罪了我爱上你了”的时候,苏东对威廉说,“我给你做无罪辩护。”

 

fin

评论
热度(57)
  1.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周尹技师资格考试 转载了此文字
    注目: 梗来自 @煤气泄露。 ,具体内容为“我嫉妒你的爱能气势如虹,因此陷入了盲目狂恋,宽容你的一切...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