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丹白】极乐遗事

注目:《妖猫传》白鹤少年组,丹龙x白龙;

历史废或有私设有OOC,见谅;4k字短完。


——


(1)

 

黄鹤闭关修炼期间已满,下山采买,没跟着小姨子跑了,却抱回了一个还没断奶的孩子。

丹龙啃着手指眼珠滴溜乱转,眼中一副“爸你挺厉害啊”与“这是哪个小妖精的野种”无缝切换。黄鹤指指孩子说这是你白龙弟弟,丹龙犹豫着把手指头伸进孩子嘴里,孩子肉嘟嘟的小手捧着丹龙的指头吸吮,丹龙抬头看黄鹤,黄鹤说,“我下午就给他找个奶妈来。”白龙听不懂黄鹤的话,攥着丹龙的手指头不撒嘴,哈喇子滴滴答答。丹龙顺势把额头凑到了白龙肉嘟嘟的腮帮子上,温热,软和。

 

(2)

 

男孩儿一旦开始成长就像是竹笋拔节,前两天俩人还在后院撒尿和泥,一转眼已经在庭前练功,白衣飘飘,像模像样,颇有仙风道骨的意蕴。丹龙贪玩,没少让他爹罚站罚扎马步,白龙在树荫底下拿勺舀半个西瓜,笑眯眯地看丹龙一脑门子汗。

丹龙骂骂咧咧,“亲爹不疼亲儿子,疼一个捡回来的杂种。”

白龙气得砸西瓜扔勺,“哥你不能这样说师父!”声音渐低,“也,也不能这样说我……”

丹龙斜眼,“哟,生气啦。有本事来打我啊?骂的就是你们俩。”

 

黄鹤分开扭打在一起的两个小人儿的时候,俩人身上都已经挂了彩。白龙的脸被丹龙挠了一道,黄鹤心疼地带白龙敷药,用幻术变出了一整面墙的西瓜逗白龙开心。丹龙冲着黄鹤屁股后头吐口水,揉了揉被白龙咬过的肩膀。

 

(3)

 

亲兄弟之间没有隔夜的仇,晚上睡觉的时候,白龙蹭啊蹭,蹭到丹龙身边,伸手扯丹龙的里衣。肩膀上一大片青痕,白龙眼睛暗了暗,“哥,疼吗?”丹龙躺成个大字型,像是喝多了酒的放浪侠客,“区区这点儿小伤能奈我何?”

烛火雀跃如豆,白龙去年开始绑发,虽然还有几年加冠,头发也已经能柔顺地披散下来。白龙侧着身子卧在丹龙旁边,头发和身影挡住了一些黄色的火光,因此丹龙看不清他的表情,白天那道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都开始看不真切。丹龙出手试探着摸摸,“这要是留疤了,往后就不漂亮了。”白龙说,“我又不是个姑娘,要那么漂亮干嘛?”

 

(4)

 

话是这样说,两个小伙子确实越长越英俊漂亮。长安城四月飞花时节,俩人在石板路上打马而过,马蹄声音清脆,也敲开了不少年轻姑娘的心房。到僻静处,栓好了马,俩人转个圈化身白鹤,羽毛扑簌簌,张开翅膀遮天蔽日,在空中飞翔盘旋。

 

据说这天是杨贵妃生日,李隆基为让天下人一睹杨玉环芳容,特地命工匠打金玉锦缎秋千,绵延千万里,杨玉环坐在上面荡起来香风呼啸,整个长安城都能为贵妃的美貌倾倒。白鹤少年当然不跟着那些老百姓们瞎挤,他俩收了翅膀,退回人形,长身玉立站在长安城最高的雕梁画柱的亭台楼阁上。

丹龙的一片羽毛晃晃悠悠掉下来,被他眼疾手快地接住,往白龙手里塞。“来,哥哥送你个礼物。”白龙忙着缩手,“你才多大就开始脱发了?”又把手藏在身后,“你有的我全有,才不稀罕你的羽毛呢。”

丹龙把那根羽毛插在白龙青色的衣襟上,“想那些见过我化形的女孩儿,不惜重金也要求我一羽,你倒好,我送上门的你都不要。”白龙把羽毛从衣服上揪下来,却没再还给丹龙,而是紧紧地捏在手里,“那我可跟她们不一样。”

丹龙转过头去刮白龙的鼻头,“对对对,你不一样,你最不一样了。”

 

(5)

 

晚上李隆基大设极乐之宴,丹龙白龙也免不了去凑这个热闹。白龙自白天之后就有些恍惚,嘴里一直念叨着贵妃姐姐贵妃姐姐,而紧跟在白龙身边生怕他惹祸的丹龙捡到了杨玉环遗失的翠翘。他把翠翘的簪头抵在掌心,对着通明的灯火让白龙仔细赏看。

 

直到杨玉环跟过来。

丹龙就紧抓着翠翘站在一边,看他弟弟白龙给贵妃表演了羽化成鹤,还亮了几个姿势。白龙哒哒哒跑过去扯丹龙袖子,“哥,咱俩一块儿给贵妃表演呀!”丹龙拱手,“演得不好让贵妃见笑,还是别耽误人家的时间了。”

杨玉环轻笑,挥挥手把翠翘赏了兄弟两人。丹龙用双臂箍住还想追着杨玉环走的白龙,扑腾腾扬起翅膀把他揽住,“你贵妃姐姐都走了,何必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白龙的翅膀迟迟没打开,要不是丹龙拖着,准要从天而降摔个狗啃泥,“贵妃一转身,把我的心都带走了。”

 

丹龙长啸一声,拖着白龙往家走,穿云过月,四方宾客抬头欣赏奇景,可没人听见白龙一路吵着宴会还没结束呢,他还要找他的贵妃姐姐。直到把白龙塞进被窝,丹龙都一语不发,等他拽好了白龙的被子转身要走的时候,袖子却被白龙一把抓住,“哥,你生气啦。”

“白龙,你喝醉了。”丹龙回过身来,拥住了躺得笔直的白龙,夜风掺着露水和花瓣的味道,铺天盖地地向白龙袭来。

 

(6)

 

后面的几天,丹龙虽自练幻术,却时常觉得白龙是中了邪。不然白龙怎么会时时自言自语,说什么贵妃姐姐就要被人抓走啦杀掉啦之类的胡话。丹龙偷溜进父亲的厨房给白龙熬药,提神的进补的草药窸窸窣窣抓了一大把,没找到野山参却找到了一卷血帛。

那卷帛书就塞在灶台后面最不起眼的一个地方,上面有经年累月的油污和柴火熏染出的痕迹,字迹依稀难辨。丹龙借着阳光才看出一二,原来是黄鹤向官府写的陈情信,上面记载的是黄鹤尚未跟从皇帝做术那些年的事情。黄鹤当年是光棍儿一条,是个闲散的人,那几年他身边无端端多了个小孩儿,官府疑他欺负了哪家的黄花闺女,特地命他把拣孩子的经过写下来以察是否属实。

 

丹龙看完帛书,掸了掸土又觉得不妥,于是抓了把灶灰把帛书又蹭得跟刚拿出来一样脏。他晃晃悠悠地回到房间,白龙还托着腮帮子对着窗外振振有词。丹龙说,“白龙,现在我跟你一样是个孤儿了。”

 

(7)

 

关于身世的事情并非两兄弟之间的禁忌话题,甚至在杨玉环问他们谁是丹龙谁是白龙的时候,白龙还能揶揄着说一句“我大”。可到了这会儿,他俩才真算得上是相依为命,都是黄鹤摆摆手捡回来的,谁也不比谁更高贵。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俩还是挤挤挨挨地凑在被窝里。房间有限,多大了黄鹤都没给他们分房住。月亮浑圆发亮,挂在无云的天幕上。白龙的头就靠在丹龙的肩膀上,他说,“哥,我好像爱上贵妃姐姐了。”丹龙说,“可你不能爱他。”

白龙把手环在丹龙的身上,“我知道,她是当今圣上的妃子,岂是我能肖想的。我只是一厢情愿地喜欢她,想保护她。”他把脸蹭在丹龙的胸口,“哥,你爱上过谁吗?”丹龙把白龙的胳膊塞回被子,又把各个透风的角落都掖好,他背过身去,挡住了月光。

“没有。”

 

(8)

 

丹龙想不到白龙无心的胡话真就能应验,马嵬坡的尸解大法是假,要杀杨玉环才是真。可他没有告诉白龙真相,他想不出白龙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是大吵大闹,哭得就像那年秋天他们养的小金鱼死掉了,还是就此消沉。他也不敢去想。丹龙只能扶着气脉初通的白龙去一边休息,再狠狠地责怪自己没有替白龙挡下黄鹤挥过来的那一棍子。

 

其实那棍子黄鹤也没下十成十的力气,不然白龙也不能只是瘸了一条腿。丹龙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要背着白龙走,白龙扭过头去笨拙地拄着拐杖往前挪。两人的身影被夕阳拉得老长,白龙开口,嗓子哑着,“哥,我要去救贵妃。”

 

(9)

 

后来他俩在山洞里打了一架。

 

白龙揪着丹龙的衣襟,拐杖扔在一旁,他吼着,丹龙能闻到他喉咙中鲜血的味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啊?是不是?!”说完他没去管拐杖,只是一步一蹭地要回到贵妃尸体安放的地方。丹龙在他背后喊,“这个世界上你除了我,你还有谁?”

洞口外的桃花倏地就败了,山洞里顿时杂草从生,贵妃的四肢上攀援出蛊虫丑陋的疤。丹龙继续说着,“看见了吗,白龙,你之所见,皆是我给你的幻觉。”白龙还是没有回头,他把贵妃的尸体揽在怀里,一如那天极乐之宴那个晚上,丹龙把白龙揽在怀里凌空而起。

白龙说,“滚。”

 

(10)

 

多年之后惠果高僧还是接见了空海。他取了个西瓜一人一半,要和空海一块儿拿勺子舀着吃。空海说,惠果大师曾赠予他不少西瓜,每个里面都饱含着大智慧。

惠果却没接过他的恭维和话头。惠果说,“人活着并非享受,而在于承受。谁不知道一死解千愁,像是去赴一场极乐之宴,可我要是死了,他的心结又有谁能解的了呢?因此我活着,捞他的尸身,保他与杨玉环多年不腐,遁入空门修佛,我这是在还他的债啊。”惠果挖了一口西瓜,果肉清脆多汁,“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本来错误就在我。”

 

“他不过是舍了这幅肉身化为黑猫,那只黑猫的毛油光水滑——像极了他年少时的头发——我一猜就是他。他不过是想留下点真心实意的东西给自己爱的人。他爱得坦荡,我不怪他。”空海危坐听着,没打断惠果。“而杨玉环终其一生,到死了唐玄宗都在骗他,不可谓不可怜。可白龙呢,到死我也在骗他啊。”

空海云里雾里,“您骗他什么了?”

 

“有天夜里月光甚好,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起来了情呀爱的。白龙问我,‘哥,你有爱上过谁吗’,我没如实回答。可我要是回答了,他是不是就能放下对贵妃的执念,不去死了呢。又或者我本就不该捡了那支翠翘,是不是就没有这些后头的故事了呢。”惠果眼神看得很远,似乎天地间又只剩下潇潇的落瓣桃花。“我曾经跟他说过,除了我他还有谁呢;我还跟他说,要我的命就让他拿去吧。可他什么都没做,就真像是仙鹤变来的一样,轻飘飘地来,轻飘飘地走了。”

 

空海双手奉上白居易所著《长歌行》,“厮人已逝,大师既已修行,就不该再生执念。”

惠果接过诗稿,读着读着就发笑,“白乐天这人最爱以恨写爱,写什么此恨绵绵无绝期,分明是在说爱。诶,你说,要是爱一个人或者不爱一个人,能像是烛火说灭就灭、宴会说完就完、人说死就死,那该多好啊。”


fin


——


看完《妖猫传》,不仅被华美的画面和极乐之宴征服,

也被白鹤少年之间的情感所折服,当然这并非原剧和原著的本意。


只是想补全我们所看到之外的、他们俩人的故事,

所以电影情节所涉及的部分基本上都没写。

尝试之后发现文笔远跟不上脑洞,也麻烦各位包涵。


愿他们寻觅执念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那什么,附赠一个彩蛋,当电影中出现惠果大师的时候,

我凑过去跟旁边的小美女说,“诶,他这名字,是智慧树上智慧果的惠果吗?”

祝平安夜、圣诞快乐,感谢你们的阅读。


评论(11)
热度(116)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