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常杂食 | Have Fun |

【一八】断章

注目:加粗部分为原著原句,少量有细微改动。2k字一发完。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一八游乐场、原汁原味项目


——


“佛爷你不生个二三十个,你这一身功夫将来传给谁啊?”说这话的时候,齐铁嘴的大腿堪堪从床上堆叠的被子里伸出来一截,声音慵懒。张启山正光着脚踩在地毯上满世界找水喝,他听到齐铁嘴的声音,便回过身来,伸手抓住齐铁嘴细白的脚腕子,“你给我生啊。”这句话本是一句情趣,可说在此情此景下却让人咂摸出了徒增烦恼的意味。齐铁嘴一拍被褥,拳头砸在棉花上发出一声闷响。

 

张启山在转身之前刚摸到了个杯子,手心里都是上好彩瓷的清凉细腻,是齐铁嘴之前送他的那73个当中的一只。刚开始的时候张启山根本舍不得拿出来用,只肯在深夜里偷偷对着灯光赏玩。后来齐铁嘴说佛爷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物尽其用嘛,给他就是为了让他用。张启山这才拨给了司令部放在张府当餐具。说是这样说,其实还是谁都不给碰,这些宝贝玩意儿就这么摆在张启山家里各个目之所及的台面上。

张启山的手顺着齐铁嘴细长的腿逆流而上,再把杯子递到齐铁嘴跟前让他喝水。齐铁嘴狡黠地眨眼,“怎么着佛爷,整个家里填满了我送你的东西,是不是再也不会忘了我了?”张启山没说话,他抬了抬手,杯子里的水就汩汩地流到了齐铁嘴的里衣上,再把里衣浇了个透,若隐若现地透着齐铁嘴胸前的白皙。张启山斜着眼看齐铁嘴,“衣服湿了,脱了来歇会。”

“不是刚歇过吗?”

“没歇够,再歇会儿……”

 

后来齐铁嘴的脑袋靠在张启山的肩头上。他早先的时候算过一卦,过两天长沙恐有大事要发生。卦上隐隐地显示此事恐怕跟火车、日本人、东北张家有关。张启山侧脸用嘴去够齐铁嘴的唇瓣,“你刚才不专心。”齐铁嘴摇摇头没说话,摸过床头的眼镜戴上,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随意一放蹭脏了镜片,齐铁嘴总觉眼前模糊。

“也不知道这日本人是要干嘛。”齐铁嘴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突然来了一句,张启山就快靠在床头的软垫子上睡着了,他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把身边的人揽进怀里,齐铁嘴能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没事儿,说了护你周全,你还怕什么?”齐铁嘴一生不为庙堂人家做卦,因为卦象一动,很可能牵扯太广。可他还是怀揣着侥幸心理,摇摇张启山肌肉紧实的大臂。

“佛爷,要是长沙也打起来了……”“临阵杀敌,我张启山又几时怕过?”

 

齐铁嘴没再说话,他把身体从张启山的怀里挣脱出来,按灭了头顶上的电灯。张启山均匀的呼吸声打在他的耳畔,夜已经很深了。四下一片宁静,既无战火,也无老弱妇孺的夜啼。齐铁嘴又把眼镜摘下来,他依然看不清窗外的月光。

张启山转身将齐铁嘴纤瘦的身躯压在手臂下面,似乎再骁勇的英雄,也逃不过万年落寞。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有个新兵闯进张启山的卧室脸上写着有天大的急事。齐铁嘴从张启山的背后探出头来,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挥手喊新兵等会再来。新兵手心揉搓裤缝线,一副尿急地欲言又止。齐铁嘴放低了嗓音,说佛爷好不容易多睡会儿,天塌下来还有他转告佛爷。

 

细微地响动蹭得张启山耳根发痒,等他把齐铁嘴压到身下的时候眼里还一副没睡醒的惺忪朦胧。还来?齐铁嘴浑身哆嗦,张启山的声音却非常平静,“老八,看着我。”

齐铁嘴自从认识张启山以来,就与他如影随形。品茶下棋,下墓倒斗。张启山得了墓下的宝贝,总是拿来齐铁嘴的香堂卖,卖了钱俩人就去二爷的梨园,好好给二爷选两副头面。听罢了戏,张启山总是会买到些好吃的零嘴,哄孩子一样把齐铁嘴哄回张府,做天下所有爱人都爱做的事儿去。在这样细水长流的相处里,他们对视过无数眼,却没有一眼像现在一样深情。

 

“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儿,”张启山慵懒的嗓子裹着鼻音,“有我在呢。”他顺了顺齐铁嘴额前的软发。“做了好多噩梦。”齐铁嘴实话实说,“这一个月恐怕会有更多噩梦。”齐铁嘴翻了个身,泛红的耳尖紧贴着张启山炽热的呼吸。从一开始,齐铁嘴已经知道了将来会发生的种种,他也知道张启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天边微红的霞光连了一片,俗话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今天恐怕要有一场大雨。

雨燕低斜着擦过窗户,齐铁嘴用手推了推张启山的胸膛。他能感觉到张启山正在看着自己,眼神如炽。齐铁嘴嘿嘿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我都闻见猪蹄莲藕的味儿了,咱现在趁热去吃点啊,佛爷?”


fin.


——


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or片段),总之特别丧。

鬼车打破了长沙城的宁静,是老九门剧情的开端,

那鬼车来临前的那个夜晚,长沙城里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齐铁嘴曾在无数个瞬间里想跟张启山说别去了,说大凶啊。

可他都忍下来了,他在最后举重若轻,他轻轻地推张启山去吃早饭,

是因为齐铁嘴知道张启山胸怀天下,儿女山河,他放不下。

那他就陪着他吧。


所以说很俗的那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复习原著觉得原著的描写也是基得不行,有毒→_→

关键是“还来?”那句还能这样玩我也是在屏幕前面笑出皱纹。

“没歇够”的这种用法来自《一步之遥》。

很久不写了,这次借活动之名混更,脑洞本没有这么丧(躲)。


谢谢你的阅读,感恩。

评论(18)
热度(71)
  1.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转载了此文字
    优秀作业选读

© 一只帅气的博主sama | Powered by LOFTER